柘荣资讯网

追忆致敬:“天路将军”慕生忠

  中国西藏网昨天我要分享

  中国西藏网讯 是他带领解放军指战员与民工用镐、锹、锤三样“武器”,打通了从格尔木通往拉萨的“天路”;是他在荒芜的土地上,一锹点化出一座现代化城市——格尔木;是他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青藏高原……他获得了人民的尊重,也经历了艰难困苦与荣辱得失的考验,创造了人生的传奇。

  他便是被人们尊称为“青藏公路之父”“天路将军”的慕生忠。近日,记者走进了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的慕生忠将军纪念馆,追忆致敬这位将军的“开路精神”。

  image.php?url=0MpjdaHjzk

  图为慕生忠将军 翻拍:李元梅

  image.php?url=0MpjdaT9wy

  图为慕生忠将军纪念馆 摄影:李元梅

  “假如我死在青藏线上,就把我埋在这里!”

  1954年5月11日,慕生忠带领筑路大军来到格尔木河畔的荒原上,开始了艰难的筑路进程。筑路大军分为6队,每人配备一把铁锹、一把十字镐,从格尔木向拉萨进发。在距离格尔木73公里处,一座峡谷横亘在了他们面前,峡谷很深,谷底水流湍急,浪涛汹涌,筑路大军停住了。这里是进藏的咽喉,必须架桥。3天之后,依靠几根粗圆木,架起了一座桥梁。慕生忠给这座桥取名为“天涯桥”。1956年,陈毅进藏时路过这里,将“天涯桥”更名为“昆仑桥”。

  筑路进程中,慕生忠指挥大家边修路边通车,以英雄的气势、战士的豪情,征服了昆仑天险。慕生忠说:“假如我死在青藏线上,就把我埋在这里!”

  “我受点苦,可是价值大”

  1954年8月中旬,筑路大军翻越了风火山,向沱沱河延伸。河水冰冷刺骨,大家心痛地说:“政委今天可受苦了!”慕生忠微笑着说:“我受点苦,可是价值大。今天200人干了500人的活儿。数学上1+1=2,哲学上1+1就可能等于3、等于4,甚至更多。在最困难的时刻领导者站在前头,一个人就能顶几个人用。这就是生活中的辩证法!”

  10月,筑路队伍开上了唐古拉山,山上空气含氧量很低,不要说抡大锤修路,就是站着说话都非常吃力。即便如此,筑路队伍在海拔5300米的冰峰雪岭上修筑了30公里公路。

  “这地方就叫‘韩滩’吧”

  在修筑青藏公路的过程中,慕生忠不断给无名的地方取名。其中,风火山、不冻泉、开心岭以及长江源头沱沱河等名字,都是他的“杰作”。

  雁石坪山下有一片旷野,名叫韩滩,这是慕生忠以修筑青藏公路累病而早逝的宁夏驼工小韩的姓氏命名的地方。慕生忠率领数百名筑路员工为小韩举行了葬礼,当时,坚强的慕生忠落泪了:“好兄弟,你走得太早!最苦难的日子都过来了,拉萨就在眼前了,我本想到拉萨给您亲手戴上大红花,可连这一天你也没等到……这地方就叫‘韩滩’吧。”

  中国筑路史上的创举

  1954年11月11日,青藏公路修到了藏北重镇黑河(今那曲市)。12月15日,2000多名筑路英雄、100台大卡车,跨越当雄草原,穿过羊八井石峡,直抵青藏公路终点——拉萨。格尔木至拉萨1200公里的青藏公路,仅用了7个月零4天全线打通,这在中国筑路史上是个创举,在世界公路史上也是罕见的。

  1954年12月25日,在拉萨,青藏公路和康藏公路同时举行了通车典礼。

  image.php?url=0Mpjda71FD

  图为慕生忠将军雕塑 摄影:李元梅

  image.php?url=0Mpjdaj0OV

  图为1955年,慕生忠被授予少将军衔时戴的军帽 摄影:李元梅

  image.php?url=0Mpjda38VH

  图为1955年,慕生忠被授予少将军衔时穿的军装 摄影:李元梅

  “如果有一天马克思要见我,我一定还会回到青藏线!”

  1993年8月,83岁高龄的慕生忠再次千里迢迢回到格尔木探望。这时,格尔木已经通了火车。站在将军楼前,他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却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站了足有10分钟。转身要离开将军楼时,慕生忠留下了这样的话:“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来青藏线了,如果有一天马克思要见我,我一定还会回到青藏线!”这就是慕生忠将军在格尔木留下的最后的声音。

  1994年10月19日,慕生忠将军在兰州逝世。按照他的遗愿,他的子女们驱车来到青藏公路,把父亲的骨灰撒向莽莽昆仑。从此,他的英魂与青藏公路同在。(中国西藏网 记者/李元梅 部分资料参考自《“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慕生忠将军与青藏公路》)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cheap.deu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