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荣资讯网

企业降杠杆须坚持“稳中求进”

企业必须将其杠杆作用降低到“稳定,争取进步”

本报记者周雪松

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和银监会联合发布《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2019年要点》),加大力度推进市场化合法化债转股,综合运用各类杠杆减持措施,进一步改善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等方面全面部署了公司今年的杠杆减排工作。这是2016年9月以后降低中国企业杠杆率的另一项重要政策《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和2018年8月《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2018年要点》)。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速继续放缓,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债务风险上升具有重要意义,这对中国经济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增长和高质量的发展。

联合信用证发布的研究报告最近指出,中国目前的企业杠杆率相对较高,降低企业杠杆率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从宏观角度看,国际清算银行(BIS)通过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年终债务余额与当前GDP的比率来衡量非金融企业的宏观杠杆水平(资产负债率)。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非金融企业宏观杠杆率为151.6%,比2008年提高54.1个百分点,明显高于联合国等主要国家和地区。国家,欧元区和日本。目前,它在44个国家。它在该地区排名第7,处于较高水平,并超过了国际清算银行第352号工作报告中提出的61.6点的90%警戒线,这可能拖累经济增长。

在微观层面,公司的杠杆率通常用于衡量其杠杆比率。根据Wind数据库中A股上市公司和债券发行公司的统计分析,A股上市公司和债券发行公司的平均债务权益比率自2008年以来未显示出显着的增长趋势,但波动在50%左右。其中,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趋势分化,国有企业整体呈上升趋势,民营企业则呈下降趋势。中国非金融企业宏观和微观杠杆比率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金融资源存在一定的不匹配,即更多的资源流入生产效率较低的企业。

国际经验和相关研究表明,企业可以通过财务杠杆扩大生产经营规模,获得额外收入,但同时也会增加信用风险。当企业的杠杆率过高且利息和税前利润不足以支付债务利息时,财务杠杆将导致财务风险。与此同时,债务压力将导致借款人或投资者的担忧,使企业的融资更加困难,从而导致企业。融资风险和信用风险的发生。从宏观角度来看,随着企业债务水平持续上升,宏观经济和金融风险也将增加。因此,采取有效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风险解决,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必然要求。

在上述研究报告中,联合信贷强调企业减持杠杆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在实施过程中,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件下得到有效控制。

二是坚持“稳步前进”的原则。在高宏观杠杆的情况下,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对于缺乏系统性风险至关重要。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可以适当刺激经济的稳定增长,在货币政策方面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我们不仅要保护风险防控的“一般障碍”,还要防止可能由流动性紧张造成的企业。债务问题。

三是增加股权融资比例。虽然《2019年要点》提出了改善交易市场股权融资功能的措施,拓宽了企业补充资金的渠道,但也可以通过创新发展股权融资工具,扩大股权融资资金来源,发展股权融资。积极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股权委托管理基金等股权融资工具,不断探索债券组合和投资挂钩联动等融资工具;并鼓励基本养老基金,年金和保险基金进入股市。增加引进外国直接投资和外国风险投资。

四是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是去杠杆化的最重要部分。必须推进重点行业国有企业兼并重组,加快产业集中度低,同质化竞争激烈的产业结构调整,加快产能落后,能耗高,损失严重的企业合并。重组,在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同时,将企业去杠杆化与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相结合,建立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强化市场纪律,提高企业生产效率。

00: 0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企业必须将其杠杆作用降低到“稳定,争取进步”

本报记者周雪松

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和银监会联合发布《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2019年要点》),加大力度推进市场化合法化债转股,综合运用各类杠杆减持措施,进一步改善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等方面全面部署了公司今年的杠杆减排工作。这是2016年9月以后降低中国企业杠杆率的另一项重要政策《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和2018年8月《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2018年要点》)。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速继续放缓,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债务风险上升具有重要意义,这对中国经济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增长和高质量的发展。

联合信用证发布的研究报告最近指出,中国目前的企业杠杆率相对较高,降低企业杠杆率是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从宏观角度看,国际清算银行(BIS)通过每个国家或地区的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年终债务余额与当前GDP的比率来衡量非金融企业的宏观杠杆水平(资产负债率)。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非金融企业宏观杠杆率为151.6%,比2008年提高54.1个百分点,明显高于联合国等主要国家和地区。国家,欧元区和日本。目前,它在44个国家。它在该地区排名第7,处于较高水平,并超过了国际清算银行第352号工作报告中提出的61.6点的90%警戒线,这可能拖累经济增长。

在微观层面,公司的杠杆率通常用于衡量其杠杆比率。根据Wind数据库中A股上市公司和债券发行公司的统计分析,A股上市公司和债券发行公司的平均债务权益比率自2008年以来未显示出显着的增长趋势,但波动在50%左右。其中,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趋势分化,国有企业整体呈上升趋势,民营企业则呈下降趋势。中国非金融企业宏观和微观杠杆比率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金融资源存在一定的不匹配,即更多的资源流入生产效率较低的企业。

国际经验和相关研究表明,企业可以通过财务杠杆扩大生产经营规模,获得额外收入,但同时也会增加信用风险。当企业的杠杆率过高且利息和税前利润不足以支付债务利息时,财务杠杆将导致财务风险。与此同时,债务压力将导致借款人或投资者的担忧,使企业的融资更加困难,从而导致企业。融资风险和信用风险的发生。从宏观角度来看,随着企业债务水平持续上升,宏观经济和金融风险也将增加。因此,采取有效措施降低企业杠杆率,防范风险解决,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必然要求。

在上述研究报告中,联合信贷强调企业减持杠杆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在实施过程中,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件下得到有效控制。

二是坚持“稳步前进”的原则。在高宏观杠杆的情况下,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对于缺乏系统性风险至关重要。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可以适当刺激经济的稳定增长,在货币政策方面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我们不仅要保护风险防控的“一般障碍”,还要防止可能由流动性紧张造成的企业。债务问题。

三是增加股权融资比例。虽然《2019年要点》提出了改善交易市场股权融资功能的措施,拓宽了企业补充资金的渠道,但也可以通过创新发展股权融资工具,扩大股权融资资金来源,发展股权融资。积极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股权委托管理基金等股权融资工具,不断探索债券组合和投资挂钩联动等融资工具;并鼓励基本养老基金,年金和保险基金进入股市。增加引进外国直接投资和外国风险投资。

四是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是去杠杆化的最重要部分。必须推进重点行业国有企业兼并重组,加快产业集中度低,同质化竞争激烈的产业结构调整,加快产能落后,能耗高,损失严重的企业合并。重组,在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同时,将企业去杠杆化与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相结合,建立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强化市场纪律,提高企业生产效率。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杠杆率

企业

杠杆

风险

债务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