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荣资讯网

中国消失的一百个行当系列故事之一:田春香的丈夫是个“饭桶”

原标题:在中国消失的100系列故事之一:田春香的丈夫是“大米桶”

起草实习生张文钊记者唐华明

作者和河南省平邑县宜都博物馆民间收藏家李伟先生(右边的记者是大河日报)。

谁是“大米桶”? “财务主管”来自哪里?谁是最早的“比赛尺度”?为什么不能借茶?妓女的嫁妆有多少祝福和吉祥?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磨机被称为(石头)? “开始蝎子”代表了平邑县赚钱赚钱的起源。还有温暖的女性,火罐,高帽,木制磨豆,镣铐,扭曲的坚果,花盆,锻造,碗,切花,短纤纱,染色布。铜匠,铁匠,园丁,铁匠,画家,凉鞋.

木桶和木桶。木桶有许多木制箍,还有一块掏空的木头。当农民在中原地区工作时,它主要用于提供食物。它的功能很简单,做工不精致和笨重,蹲便器就像这样。

大尺度,小尺度,官方尺度,私人尺度,木制尺度,铜鳞和金鳞。他们只有星星(鳞片)但没有心脏。鳞片的核心在人体上。这是人民的良知。

陪伴中国度过了千百年历史的100多名工人,以及他们所经营的100家企业,已经消失了。幸运的是,他们创造和传承的工艺和独创性完全由专职人员收集。超过30,000件旧时的生产,生活,节日和娱乐用具足以让我们记住乡愁。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在26次中发布这一百次商务旅行的故事,以了解您在家乡记得多少旧家电和故事。

旧时的中国乡村送礼也讲究档次和地位,有钱人家抬盒子、中等家庭担挑子,穷人家送礼只能只手提篓子。

田春香的丈夫是个“饭桶” 关于“饭桶”的来历

徐榨村田春香的丈夫徐猛子一大早就下地干活了,去到距离徐榨村两里多地的大田畈耕田。背着犁、扛着耙,还赶着老黄牛的徐猛子走不快,从家里到大田畈来回需要一个小时。为了不耽搁耕田追赶农时,徐猛子的中午饭就不回家来吃,由妻子田春香送到地里去吃。中午时分,田春香把做好的饭菜,装进一个木桶一样的容器中,盖上盖板,既能保温,又不至于在路上让灰尘污染了饭菜。

旧时候城乡使用极其广泛的铜水壶、铁水壶。这些不同形式的水壶、水罐,有的放在炉子上烧水,有的放在灶膛里炖汤,有的摆在街面上卖茶汤。

篾篓子、木篓子、铁丝篓子,有装干货的、有装水的、有装油的、还有装鱼的。人们把生意好、发了财叫做起篓子,这样的篓子您见过几种?

石磨,碾米、磨粉,磨豆腐……旧时候的整个中国遍地都是。可是,您见过木质磨子吗?您又何曾见过一整块木头制成的木头磨子?它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到地里吃饭时,田春香这才发现仅带了一只碗。小两口在田埂上坐定之后,田春香对丈夫说,只有一只碗,你先吃吧,我回家再吃。徐猛子回答,你用碗吃,我就用桶吃。猛子正端起饭桶吃饭时,邻居的喜梅嫂子路过他们的地头,见到徐猛子用桶吃饭时惊讶地说,哎呀,这么大的饭量啊,莫不是个饭桶?喜梅嫂子吃惊不小,田春香却不以为然,饭桶就饭桶,没什么不好,能吃的男人身体健壮,健壮的男人才能干。徐猛子也确实能吃,一顿能吃半桶饭,膀榨腰圆黑黝黝的他更能干活。

从此,徐猛子饭桶的说法就在村里传开了。

在我国的中原城乡,饭桶一词的解释,与城里人的解释有不同的含义,乡村人把能吃的男人叫能干活的扎实男子汉,而城里人把不会挣钱、不会养家、没有用的男人叫饭桶,只知道吃饭不知道干活。

河南省平舆县挚都民俗博物馆里的几十只饭桶都收于长江以北的广大乡村,您看看,这些饭桶全是木质的,形状与水桶几近一致,轻质木头箍就,还在桶外打上两道铁箍。所不同的是水桶没有盖板,而饭桶有防尘、保温的桶盖。饭桶,在后来的演变中,变成了更加精巧的竹篾编制的、木板拼接、铜铁皮制成的食盒。关于食盒的故事,明天接着给您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08-30 23: 28

来源: 汉网cnhan

原标题:中国消失的一百个行当系列故事之一:田春香的丈夫是个“饭桶”

撰稿 实习生张文茜 记者汤华明

作者与河南省平舆县挚都博物馆的民间收藏家李维先生(右边是大河报记者)。

谁是“饭桶”?“掌柜的”一次从何而来?是谁最早“玩秤”?茶水为何不能说借?闺女的嫁妆上到底承载多少祝福和吉祥?没有嘴的锣,为什么能说话?磨子为什么叫时(石)来运转?“起篓子”代表赚钱发财,平舆县的来历。还有暖婆子、火坛子、高帽子、木磨子,搓绳子、拧要子、补锅的、锻磨的、补碗的、剪花的、纺线的、染布的。铜匠、铁匠、弹花匠、箍铜匠、油漆匠、打草鞋……

饭桶,有木制的,也有竹制的。木制饭桶有多块木板箍就的,也有整块木头镂空的。多用于中原地区农民劳作时送饭。其功能简单,做工也不精巧且笨重,骂人饭桶正是如此。

大秤、小秤、官秤、私秤,木秤、铜秤和金秤,它们只有星(刻度)却无心,秤的心长在人的身上,那是人的良心啊。

陪伴中国走过千年百年的百工之人,和他们从事过的一百个行当,已经或正在消失。好在他们创造和传承的工艺和匠心,被一个有心人完整地收藏在一起,3万多件旧时的生产、生活、节庆、娱乐用具,足以是我们记住乡愁。从今天起,我们分26次推出这一百个行当的故事,看看您还记得故乡多少旧时的用具和故事。

旧时的中国乡村送礼也讲究档次和地位,有钱人家抬盒子、中等家庭担挑子,穷人家送礼只能只手提篓子。

田春香的丈夫是个“饭桶” 关于“饭桶”的来历

徐榨村田春香的丈夫徐猛子一大早就下地干活了,去到距离徐榨村两里多地的大田畈耕田。背着犁、扛着耙,还赶着老黄牛的徐猛子走不快,从家里到大田畈来回需要一个小时。为了不耽搁耕田追赶农时,徐猛子的中午饭就不回家来吃,由妻子田春香送到地里去吃。中午时分,田春香把做好的饭菜,装进一个木桶一样的容器中,盖上盖板,既能保温,又不至于在路上让灰尘污染了饭菜。

旧时候城乡使用极其广泛的铜水壶、铁水壶。这些不同形式的水壶、水罐,有的放在炉子上烧水,有的放在灶膛里炖汤,有的摆在街面上卖茶汤。

篾篓子、木篓子、铁丝篓子,有装干货的、有装水的、有装油的、还有装鱼的。人们把生意好、发了财叫做起篓子,这样的篓子您见过几种?

石磨,碾米、磨粉,磨豆腐……旧时候的整个中国遍地都是。可是,您见过木质磨子吗?您又何曾见过一整块木头制成的木头磨子?它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到地里吃饭时,田春香这才发现仅带了一只碗。小两口在田埂上坐定之后,田春香对丈夫说,只有一只碗,你先吃吧,我回家再吃。徐猛子回答,你用碗吃,我就用桶吃。猛子正端起饭桶吃饭时,邻居的喜梅嫂子路过他们的地头,见到徐猛子用桶吃饭时惊讶地说,哎呀,这么大的饭量啊,莫不是个饭桶?喜梅嫂子吃惊不小,田春香却不以为然,饭桶就饭桶,没什么不好,能吃的男人身体健壮,健壮的男人才能干。徐猛子也确实能吃,一顿能吃半桶饭,膀榨腰圆黑黝黝的他更能干活。

从此,徐猛子饭桶的说法就在村里传开了。

在我国的中原城乡,饭桶一词的解释,与城里人的解释有不同的含义,乡村人把能吃的男人叫能干活的扎实男子汉,而城里人把不会挣钱、不会养家、没有用的男人叫饭桶,只知道吃饭不知道干活。

河南省平舆县挚都民俗博物馆里的几十只饭桶都收于长江以北的广大乡村,您看看,这些饭桶全是木质的,形状与水桶几近一致,轻质木头箍就,还在桶外打上两道铁箍。所不同的是水桶没有盖板,而饭桶有防尘、保温的桶盖。饭桶,在后来的演变中,变成了更加精巧的竹篾编制的、木板拼接、铜铁皮制成的食盒。关于食盒的故事,明天接着给您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田春香

饭桶

徐猛子

徐榨村

篓子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