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荣资讯网

中国证券报:猪价非通胀主因

与猪肉相关的概念股今年一次又一次活跃起来,成为基金的目标。对基金经理来说,猪周期的魅力远不止简单的“猪的价格上涨”。投资者担心的另一件事是,猪周期对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的影响更大,消费者物价指数趋势是决定货币政策方向的重要参考指标之一。

一些数据显示,作为中国消费物价指数商品篮子的262个基本类别之一,各种商品和服务在消费物价指数商品篮子中的比重也因价格变化不同而发生了变化。总体而言,猪肉价格在消费物价指数商品篮子中的比重波动在3%左右。换句话说,猪肉价格上涨1%将推动消费物价指数上涨约0.03%,猪肉价格上涨33%也将推动消费物价指数上涨1%。

然而,研究人员指出,从历史趋势来看,在过去三轮生猪周期开始后,猪肉价格分项在一年内对消费者物价指数的拉动作用不到1%。即使在最近一轮生猪市场周期中,猪肉价格也上涨了一年,但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显示出略微下降的趋势。

也就是说,生猪价格的上涨不是推高通胀的决定性因素。除了猪肉价格上涨之外,还有必要观察猪肉价格向肉类等其他食品价格的传导、猪肉价格与原油价格之间的共振,并考虑M1的增长。例如,2016年,尽管猪肉价格同比大幅上涨,但由于国际油价回落,总体消费价格指数增幅明显受限。

那么,当前猪周期的到来会导致消费物价指数上升吗?

根据平安证券的相关研究意见,即使猪肉价格在2019年大幅上涨,月度消费物价指数也只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推升至3%以上,年平均消费物价指数增长率仍将保持在2.5%-2.6%的水平,因此通胀不会成为央行在2019年逆转货币政策的决定性因素。

在这背后,考虑了原油供应正边际效应减弱后增加油价调整风险的因素,以及在当前国内经济基本面下制造业投资增长率难以乐观的预期。此外,虽然M1经济增长在早期明显反弹,但对消费物价指数有很长的时滞效应。

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由于货币政策更加关注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和核心通胀的变化,即使猪肉和其他食品价格带来结构性通胀,它们也不会直接影响货币政策收紧。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a股农业部门自今年以来一直受到基金的青睐,但从大宗商品的角度来看,农业期货(包括一些谷物品种)的整体表现一直呈下降趋势,而不是大幅复苏。此外,工业期货的整体反弹也相对有限。如果未来国际油价的反弹趋势在供应方利益消退后无法持续,工业产品价格将面临压力,在库存增加和减税的影响下,生产者价格指数(PPI)下降可能会受到抑制,从而抑制整体通胀。然而,生猪价格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因素,尤其是生猪数量持续下降后,价格可能会加速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