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荣资讯网

有多少孩子被忽悠?部分高中“国际班”有猫腻

近年来,我国一些大中城市的高中“国际班”越来越受欢迎。许多学校都竖起了“中外合作”、“国际精英教育”和“世界名校录取”的招牌,吸引越来越多的家长送孩子上学。

然而,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的一项调查发现,一些“国际班”不仅昂贵,而且教学质量令人担忧。专家呼吁紧急纠正“国际班”的泛滥,并谨慎选择出国留学。

高额费用:每转一圈超过10万元

北京的一所高中在今年的第一年注册了“国际班”。除了每年元的学费之外,学生每年还得支付3000元的校服费、每月600元的住宿费和每天近100元的伙食费。这样,学生每年必须支付近13.7万元的显性费用。

与北京典型普通高中每学期800元的学费相比,“国际班”的学费实在是惊人。记者发现,全国范围内“国际班”的学费没有统一的标准,而且大部分都很贵。

记者访问上海示范中学金彩中学国际部的网站,发现该中学英语系一年76,000元。此外,学生每年还要支付16,000元的住宿费,4,800元的“代理费”,2,200元的校服费,总计99,000元。

有些高中的“国际班”学费似乎不高,但有很多额外的费用。

2012年,北京一家营利性培训机构举办了一所国际高中。学生萧昕的父亲告诉记者,萧昕每年的学费和住宿费为9万元,但学校组织他参加了“联合国青年大会”并参观了世界银行的学习之旅,费用为3.98万元,而参加亚运会之旅的费用为7000元,加上SAT(美国高考)预考培训和预计的三次赴港之旅,总计近7万元。

据了解,考前培训服务、组织学生参加考试、申请学校和其他服务的费用独立于学费,学生可以自行选择。然而,家长们表示,为了成功出国,为增加知识而进行的考察、考试和培训的费用“不能少于一项”。

受经济利益驱动,一些学校竞相提供“国际课程”。上海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一些高中国际系可以容纳20多个班级和近500名学生,但需求仍然超过供给。许多国际系和班实际上是出国留学的培训课程,费用是不被批准的。

上海市教委相关人员也向记者证实,除了五所获批的学校和国际幼儿园系外,上海部分学校还没有批准开设“国际班”,教师课程水平也不尽相同。

“国际班”也举办“应试竞赛”。

他们支付昂贵的学费。许多家长希望提高“素质教育”,为孩子未来的就业和发展奠定基础。然而,为了帮助学生参加“外国高考”,许多“国际班”也举办“考试竞赛”。由于教师短缺,有些教学质量不理想。

上海的张先生把他的儿子送到一所着名高中的国际班。到了高中第二学期,他发现他儿子班上的许多学生突然去社会培训机构上课,学习SAT。根据张先生给他儿子的计划,在高一,他将尽力参加托福考试,在第二年,他也将为sat做准备。第三年,sat1、sat2和AP都将达到标准结果。

为了提高孩子的外语考试成绩,许多家长要求“国际班”从高中一年级开始直接参加托福和雅思培训班,以应付“外国高考”。因此,这些孩子的“测试压力”不亚于普通高中生。

记者的调查发现,近年来一些“国际课程”刚刚开始,

据一些孩子的父母说,这所国际高中的一些语言老师是兼职的,学生上课的时间应该根据老师的时间来决定。此外,教师的变化也使孩子们不适合。今年5月,北京一所着名高中的“国际班”由于教师的大量变动引起了学生和家长的强烈不满。

接受采访的教育专家认为,高中“国际班”最初是引进先进的国际教育资源,深化高中课程改革的探索。如果这一要求得不到满足,其宣传如“国际精英教育”将只是空话。

办学急需监管,出国留学需要谨慎。

出国留学热潮带来的客观需求是高中“国际班”数量增加的主要原因,而缺乏认可和监督则导致素质参差不齐的学生蜂拥而至。21世纪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熊丙奇说。

盈利因素不容忽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袁桂林(Yuan桂林)表示,由于缺乏资金,一些高中依靠创收,甚至高收费来解决资金来源,导致“国际班等高收费盛行。

专家建议,应在增加对高中教育投资的基础上确保教育的“公共事业”属性。中外合作举办的“国际班”应明确规定审批制度和权限,并规定本地学生的招生比例。规范课程设置,明确中外课程比例;它应该在财务上公开透明。

东华大学教授严承忠(Yan Chengzhong)表示,高中“国际班”亟待规范,尤其是示范高中,应该控制“国际班”,避免少数家庭的孩子占用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和资金。教育国际化是正确的,但这取决于孩子是否适合出国留学上海崆江中学校长张群说,盲目出国的狂热是非常有害的。相比之下,父母、教育者甚至整个社会都应该冷却出国的现象。(文章中的小辛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