柘荣资讯网

这么“接地气”的照片也算艺术,你怎么看?

在20世纪80年代,英国家庭琐碎而普通的生活片段被直接展示给观众。这些生活记录并没有包含太多的视觉效果或故事,观众所能做的就是窥视这些普通人的生活。

大卫摩尔《Pictures from The Real World》系列

大卫摩尔《Pictures from The Real World》系列

2

《无聊的夫妻》

马丁帕尔《无聊的夫妻》系列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英国纪录片摄影师马丁马丁帕尔在他的《无聊的夫妻》系列作品中给出了答案。作为业内公认的“天才”,帕尔很乐意通过摄影讽刺这种无聊而荒谬的生活。

马丁帕尔《无聊的夫妻》系列

Empty Eyes,relative Silent Table,Long Waiting ……这对夫妇完全分开的这些时刻被艺术家框成充满“马式”冷幽默的照片。我不得不说马丁帕尔从他独特的角度观察了这个社会。

马丁帕尔《无聊的夫妻》系列

3

《Desk Job》

你厌倦了“996”的生活和无聊的办公室环境吗?不要抱怨,因为你不是唯一一个在世界各地有间办公室同样糟糕的人。英国摄影师路易斯奎尔19岁时开始了他的办公室生涯。像许多人一样,他不喜欢他的工作环境。但是不像那些为生活而奋斗并且不得不低头的人,鹌鹑拿起一台照相机来记录世界各地的办公室生活。

Louis Quail 《Desk Job》系列

自2006年以来,摄影师们先后访问了俄罗斯、南非、德国、美国等国家,并拍摄了不同国家不同工人的日常工作。鹌鹑的目的是展示全球化背景下人们的生活逐渐趋同的现象。“这是一张不寻常的环球照片,但看起来像是从英国克罗伊登的一间办公室拍摄的。”

Louis Quail 《Desk Job》系列

Louis Quail 《Desk Job》系列

4

《Work Stations》

英国摄影师安娜福克斯(Anna Fox)的《Work Stations》系列也以办公室为拍摄主题。在第一批新的英国纪实摄影师如马丁帕尔的直接影响下,福克斯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专注于探索当时公众不感兴趣的话题。20世纪80年代后期

Anna Fox 《Work Stations》系列

《Work Stations》系列所描绘的办公室生活与《Desk Job》的现代办公室生活是一样的,因为它们看起来都一样无聊。福克斯以这种戏谑和批判的态度展示了撒切尔保守政权下的办公室文化。

Anna Fox 《Work Stations》系列

5

《海岸线》

摄影师张晓《海岸线》系列荣获第二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起初,他没有灵感,只是“想出去散步”。他小时候对大海复杂的感情让他想起了海边。但是对张晓来说,海岸线有着更深的含义:它代表着中国社会发展的前沿。

张晓《海岸线》系列作品

所以他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小目标”,带着他的相机和胶卷,走遍中国的海岸线。那些生活在海岸线上的人成了他的观察对象,而摄影师所做的是记录社会快速发展下人们的日常生活。

张晓的摄影并没有改变现实或评价现实,而是在观众面前客观地展示出来。那些看似荒谬的照片实际上只是对社会现实的普通描绘。

张晓《海岸线》系列作品

6

《朱凤娟》

如果前几位摄影师照片中的荒谬幽默能让我们开怀大笑,那么下一位摄影师的作品肯定会让观众像“一只狗”一样叹息。《朱凤娟》是一封情书,摄影师戴简雍给妻子倾注了爱和时间。是的,朱冯娟是他的妻子。

戴简雍《朱凤娟》系列作品

从相识到相爱,从结婚到生子,《朱凤娟》系列跨越了十多年,通过快照记录了摄影师妻子异常自然真实的生活状态。也许正是这种旨在保存记忆的真实创作使戴简雍的作品如此纯净。

戴简雍《朱凤娟》系列作品

戴简雍《朱凤娟》系列作品

7

摄影对你来说是什么?你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它是一张唱片吗?还是创造?对日本摄影师中川昭一来说,摄影不是创造或记忆,而是真实的记录。他的作品《Documentary》包括他在2003年到2009年的六年中对自然和城市角落的探索。

钟平卓玛《Documentary》系列

钟平卓玛,经历了酒精中毒和严重的记忆力丧失,使摄影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开始回归摄影的本质,没有目的也没有意见地按下快门。看着他的作品,我们似乎拿着放大镜,通过它独特而私密的视角看着世界。虽然平庸,但一点也不无聊。

钟平卓玛《Documentary》系列

钟平卓玛,经历了酒精中毒和严重的记忆力丧失,使摄影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开始回归摄影的本质,没有目的也没有意见地按下快门。看着他的作品,我们似乎拿着放大镜,通过它独特而私密的视角看着世界。虽然平庸,但一点也不无聊。

《Documentary》

摄影对你来说是什么?你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它是一张唱片吗?还是创造?对日本摄影师中川昭一来说,摄影不是创造或记忆,而是真实的记录。他的作品《The Americans I Met》包括他在2003年到2009年的六年中对自然和城市角落的探索。

Viktor Hubner 《The Americans I Met》系列

在旅途中,他乘坐了248次车,体验了美国人的热情好客。德国摄影师的初衷是探索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人民的真实生活和精神世界。

Viktor Hubner 《The Americans I Met》系列

在旅途中,他乘坐了248次车,体验了美国人的热情好客。德国摄影师的初衷是探索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人民的真实生活和精神世界。

《The Americans I Met》

摄影对你来说是什么?你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它是一张唱片吗?还是创造?对日本摄影师中川昭一来说,摄影不是创造或记忆,而是真实的记录。他的作品《Transmitter》包括他在2003年到2009年的六年中对自然和城市角落的探索。

Matthew Spiegelman 《Transmitter》系列

美国摄影师Matthew Spiegelman 《Transmitter》系列围绕着在纽约市建造的前两座无线电发射塔的位置。一天结束后,当地人会来到布鲁克林公园观看日落,在摄影师眼中,日落已经成为讲述人与人之间亲密关系的舞台。通过这些照片,观众们见证了这群人和恋人之间的肢体或口头交流。在这个疏远的网络时代,他们想要的是同龄人的接受和理解。

马修斯皮格尔曼《Transmitter》系列

美国摄影师Matthew Spiegelman 《蛇拍的鸡、虎、羊》系列围绕着在纽约市建造的前两座无线电发射塔的位置。一天结束后,当地人会来到布鲁克林公园观看日落,在摄影师眼中,日落已经成为讲述人与人之间亲密关系的舞台。通过这些照片,观众们见证了这群人和恋人之间的肢体或口头交流。在这个疏远的网络时代,他们想要的是同龄人的接受和理解。

《蛇拍的鸡、虎、羊》

摄影对你来说是什么?你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它是一张唱片吗?还是创造?对日本摄影师中川昭一来说,摄影不是创造或记忆,而是真实的记录。他的作品《蛇拍的鸡、虎、羊》包括他在2003年到2009年的六年中对自然和城市角落的探索。

蔡文友《蛇拍的鸡、虎、羊》系列

该系列以四个家庭成员的星座及其昵称命名。父亲蔡国强(蛇)、母亲(老虎)、妹妹(羊)和摄影师本人(蛇)。作品展示了作为一个家庭在不同时代和文化背景下成长的四个人。

蔡文友系列作品

该系列以四个家庭成员的星座及其昵称命名。父亲蔡国强(蛇)、母亲(老虎)、妹妹(羊)和摄影师本人(蛇)。作品展示了作为一个家庭在不同时代和文化背景下成长的四个人。

[制片人/齐超]

[编辑,温/薛然]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eliwic.cn